奶茶爆甜

今夜无眠

【丞坤】窃 (上)

*丞坤cp/少爷丞×怪盗坤
*请勿上升真人×3



梗来自软糖太太 @水果软糖 

文名来自我阔爱的狗堂 @我劝你更新 


后篇 :     


  我对你一见钟情,下一秒就掉进陷阱。


 


<

  August用手指戳了戳腰上的刀痕,刺痛感蹭地一下遍布全身。他皱眉换上黑色卫衣,然后往身后一倒,头重重砸进沙发的抱枕堆中。

  “嗤——”August扶着腰坐了起来。

  钢笔敲打在玻璃桌上的声音刺入大脑,August也终于觉得烦躁把钢笔扔到地上。口袋的手机震动了好几回他也没有理会,视线只盯住墙上挂着的时钟。

  时针过11,August起身掏出手机,瞟了眼来电显示依旧不想理会。他拿下柜子上的蓝牙耳机,在柜子里一个空着的位置前停留了一会,还是回了个电话过去。


  “祖宗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你很烦。“


  “你准备好了?”

 

  “你每次都很废话,等我喊你你再出声。”


   August摇摇脑袋,把手机扔到那个空着的位置,随后退后几步,直到能看见整个玻璃柜,他才笑笑。


  很快,最后一个空位也要被填上了啊。



<

  “两年来,怪盗August行窃于各大博物馆以及拥有各类收藏品的私人住宅。”


  范丞丞喝着牛奶听着从电视里传出来的声音抬起了头。


  “August的作案时间毫无规律,目前依旧没有他的任何消息。August视为全市S级通缉犯,如能提供线索到警局,每条真实线索赏金10万。”


  范丞丞把电视关闭,撅起嘴嘀咕着“每天都得重复一遍...烦人。”

  范丞丞是A市大名鼎鼎的范家的唯一一位少爷,排在他上头的也仅是一个姐姐。家里的公司在国外,所以自家父母早已在国外居住多年,逢年过节的时候都是姐姐带着自己去国外和家人团聚。姐姐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出了自己的一大片天地,再加上有姐夫,范姐姐自然也没有多少时间能回A市。

  范丞丞都快忘记了自己几乎是一个人在这住了有好几年了,自己就如同温室的花朵,经不起他人的一丝触碰。


  他看着电视上日日夜夜地在播放着关于August的消息,虽说烦,但在之前,好奇心也还是稳稳当当地溢满了心。


  他问管家问下人,问朋友问警局里的人,答案都出了奇地一致:从不露脸。

  毕竟父亲留在书房里的书大多都是金庸武侠,以至于范丞丞在知道这位怪盗August的时候全然都是处于兴奋状态,所以这位脑回路时常和大伙儿不一样的少爷是完全地想见怪盗的真面容了。

  

  放出粉钻的消息也快有半个月了,范丞丞从那时候决定拍下那枚货真价实的8克拉梨形粉钻戒指时,就想到了August绝对会来。


  他从不会去惧怕,特别是自己感兴趣的人。



<

  “你跟我解释一下我的面罩呢?”August在包里翻动着什么,另一只手捂着耳朵里的蓝牙耳机。


  耳机里传来两声“滋滋”的电流声“我放...哦...”

  耳机里的声音哑然而止。


  August套上手套,耳机里又传出声音“被我家狗咬着呢”


  “不过——你这不是每次都不失手的吗”


  August轻轻“啧”了一声,心里咒骂了几句后就叫耳机那头的闭嘴。


  风把他额前的刘海吹开,August眯着眼睛抬头,看见不远处刚才还亮着的最后一个房间熄灭了灯光,挑了挑眉。

  临近两点August才慢吞吞行动。

  清柔的月光透过窗子,洒在了窗台,窗台宛若镀了银那般。


  范丞丞被些许奇怪的动静声吵醒,凌晨的时候他总是睡得极浅,他揉着眼睛起身,呆呆地拿着手机看了看时间。


  呼...是阿姨这么晚了还在打扫么?


  范丞丞下床开起了手机里的手电筒,有些踉跄地走到走廊。他挠着头把手机往走廊两旁照了照,接着把手伸向了对面房门的门把手。

  

  August把粉钻放在手心,歪着头笑了起来,又把粉钻揣进了兜里,哼着小曲儿走到窗口。

  门,却悄无声息地被人打开。

  

  手机里传来的光照的眼睛好不舒服,范丞丞因为近视的缘故朝那人走近了些,他看见窗户边上的人用手挡着自己眼睛,便把手机往边上移了一些。在窗口呈坐姿的人机械性地把挡在眼前的手放下,借着外头的月光并不是能完全看清眼前正照着自己人的脸,但自己能肯定这就是范家的那位少爷。


  范丞丞的手在往身后的墙摸索着。

  开灯。


  一时间的光亮让俩人都下意识地闭了下眼,又在同一时间一齐睁开了双眼。

  灯光把俩人的银发都照得耀眼。

  好像俩个人同时掉进了云雾里打着滚,接着稀释成雨水落进海洋,一次碰撞和融合,一次突如其来的心跳漏停一拍。


  呆住许久,范丞丞回过神小心翼翼向前“你...”


  August见人靠近也迅速回过了神,摸了下自己没戴面罩的脸,一个转身就从窗口跃了下去。


  范丞丞向前一大步没能抓住他的手,他捂着心脏探头下去看着。August正顺着绳子往下滑,范丞丞呼出一口气拨通电话,注视着已经安全到达底下朝自己方向看来的August。


  “抓人”


  August不由自主地多看了好几眼三楼那趴在窗口也在看着自己的人,他咽了咽口水,用手指敲了敲耳机“范家少爷叫什么。”


  “怎么了?”


  “别废话行不行”


  “范丞丞。”


  范丞丞...

  Auguat嘴角往上一扬,把耳机摘掉扔进身后的花丛,又抬起头望了一眼窗口的人。


  “好看”August咬着手指发出一声轻笑。



<

  范丞丞把勾在窗口弹性极好的细绳取下,把它仔细卷好套在手腕上。底下传来了呵斥的声音,范丞丞随着声音往底下看去。


  那人已经被三四个壮汉抓住。


  范丞丞实在看不清楚,但却分辨得出黑夜中的那抹银,他的目光随着那抹银而走,直到那人安全地进入大门,范丞丞才缓缓把自己如豺狼似的目光收回。

  

  奇怪...范丞丞耸耸肩。

  这抓的太容易了吧?

  但——

  范丞丞盯着绳子笑笑“好看”

  August被蒙着眼睛绑着双手送进房间,然后被人按住坐到了椅子上。他听着这些乱糟糟的脚步声又出了门,然后才动了动脖子。

  他确实不害怕,一丁点儿也不害怕,不知道是不是平常自大狂妄惯了还是认为今天的运气呈大吉状态,August全身无所谓的态度本该是会让人怒气值暴涨,但却让范丞丞偏偏是觉得有意思极了。


  “解开”


  “眼睛还是...手?”范丞丞终于听到August发话,他凑上前。


  August“啧”了一声,没有了后话。


  范丞丞笑着解开蒙住August眼睛的黑布

  “August?”


  August甩了甩脑袋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那人的锁骨。

  他把眼睛悄悄移向别处,再平静地说着话却也莫名平静不了内心“范丞丞?”


  范丞丞把扯下的黑布搭在August的脖颈上,才直起身板和August对视。August这才看清范丞丞白衬衫上没系上的三颗扣子。

  

  范丞丞他点点头,拖了张椅子,坐到August的面前,手里还在把玩着蔡徐坤的绳子“我是第一个见到从来不露脸的August 吧?”

 

   August不自然地舔舔嘴唇,呆呆地“嗯”了一声。

 

  范丞丞拉扯着手上的绳子也跟着“嗯”了一声。

 

  “放我走。”

 

  范丞丞“噗”地一声就笑了出来,他把绳子扔到一旁,对上眼前人的眼神“喂,人人都想找到的August如今在我手上诶?放你走这个要求是不是太过分了?”

 

  August 伸出左脚抵上范丞丞的右腿膝盖“那范少爷...尝试一下失去一条腿的痛苦?”

 

  范丞丞打了个响指,把右腿往前挪了挪“所有人都知道August的本事大,那不妨就麻烦你废了吧?”

 

  August皱了皱眉头,没趣地收回了脚。

 

  “你是不是特想被我抓住啊?”

 

  看着范丞丞难以掩盖住的兴奋,August索性看向了天花板“没有。”

 

 

  “啧”范丞丞把August的头板正,让他能够好好看着自己“可凭August的身手,对付我那几个人根本不成问题的吧?”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放我走”August打了个哈欠。



<

  范丞丞起身,拍拍August的脑袋“可我没那个准备啊”

  对啊,为什么要准备放他走呢...

  范丞丞把窗子锁住。

  August可是人人都想抓住的人呢...

  

TBC

 

评论(21)

热度(333)